<li id="hf1nf"><ins id="hf1nf"></ins></li>
  1. <output id="hf1nf"></output>

  2. 您好,歡迎訪問職道工裝網(www.ogybz.icu) 歡迎撥打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15141947950

    熱銷排行Ranking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工作服文章 >> 一套工作服的感人故事工作服文章

    一套工作服的感人故事
    發布時間:2014-06-18

      一套工作服的感人故事

       晃眼之間不知不覺就跨過了半世的門檻。歷經鋤禾日當午、扛槍守邊陲的洗禮,人生的軌跡又如畫圓弧似地回到了原點——生我養我的煤礦。

      回礦后,被組織分配當了一名地面風機運行工。在距礦區幾里之外的山溝里凝聽了兩年風機“嗡嗡”悅耳的旋律之后,憑借一技之長和踏實肯干的我,不久被調入機關工作。

      為了避免機關的懶散作風,礦上要求機關人員要深入基層,深入井下。或檢查安全,或搞義務勞動,或了解有關情況。

      一天,領導來發話說,下午到井下拖電纜搞義務勞動,早點回去弄飯吃。聽說要下井,特別高興。生在礦山二十幾年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下井。于是,吃過午飯便早早來到井口等候。

      帶隊的扔過來一包東西,叮囑快換上。我接過一看,嗬,是一套暫新的工作服,深藍深藍的,厚厚的。初冬時節,穿在身上貼身、舒服。皮帶一扎,安全帽往頭頂一擱,人也更精神了。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很愜意。而我,思緒卻將我拽回到了童年。

      孩提時期,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,家里人多嘴多吃得多,然 而,總覺得從沒吃飽過。晚飯后,邀邀約約就到礦上的集體澡堂泡澡。無論是往返的途中,還是在澡堂門口,總是能目睹一些剛出井的礦工們,一個個洗澡后,光著 上身,用一條澡帕攔腰一圍,就匆匆回家。即使是寒風凜冽的嚴冬也不例外,似乎從沒有什么害羞不雅的。

      原來,在抓革命促生產的年月,工作條件、生活條件都極為艱苦, 物質生活極度匱乏。單位發的工作服根本滿足不了需要,一家若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下井工人,工作服就更不夠穿了。那時,礦區沒有樓房,更沒聽說過洗衣機。家 家戶戶門前都有一座用石頭砌成的洗衣臺。不時有女人、小孩圍在臺邊或到溪溝里用木制的捶衣棒“梆梆梆”的使勁槌打礦工們裹滿煤渣的上班服。一洗就是一大 盆,或一大挑,象趕集上街似的。時間長了,那淌了一層水泥桌面的洗衣臺就寫滿滄桑歲月的有些凹陷了,石頭的細砂也就顯露出來,泛著微白色的光。女人約三分 之一的光陰便伴隨著“梆梆梆”的節奏聲消磨在微白色的時光里,且樂此不疲。遇上打連班,洗了的衣服還沒烤干。下井的人就干脆將裹滿煤渣和水的衣服在居家土 墻上或石臺上重重地摔打幾下后,就著穿上入井。入井后又趕緊脫掉,連褲衩也沒有,說是穿著干活不舒服。

      一次,外面有個什么廠帶領一幫男女工人來井下接受憶苦思甜再教 育。臨到采煤工作面時,采煤隊長老遠就一聲吼:弟兄伙快把褲子穿起,有人來參觀了!于是,參觀的人就要原地等那么一會兒才允許進工作面。參觀的人大受教 育,回廠后再不吵工資低了。廠領導說,這種形式的再教育效果好!

      這樣一來,一套工作服要不了多久就被洗得泛白了,甚至補丁上面重疊補丁。大人說,笑洞不笑補,只要干凈就行。礦上有個老工人干活很出色,被評為全國的勞動模范,他就是腳穿草鞋身披補丁工作服到北京見的毛主席。一路上被人稱道:這才是工人階級的本色。

      鄰居一家父子都是井下采煤工。一年的冬天,兩爺子都入井了。家 里剛洗過的工作服被大媽攤在用竹蔑編成的圓罩上,分別放在灶臺和爐子上烘烤著。隨后就忙其他活去了。過了一些功夫,大媽突然想起烘著的衣服,跑回家一看, 爐子上的衣服已冒青煙被烤焦一大團。再晚一點回來,衣服就沒救了。因為這事兒,大叔和大媽吵了好幾天嘴,甚至到大動干戈的地步。

      “叮呤——”!入井信號響了。

      我回過神,依次排隊進入罐籠,心里格外緊張,總擔心罐籠頂上的繩索不結實,雙手使勁地抓住扶桿,心也七上八下的。

      隨著第二聲信號響后,視線轉眼由寬變窄,直至僅存罐籠里忽明忽暗的礦燈光了。整個人就直線往下掉,好像腳下沒有踩著任何東西。一會兒功夫,不知怎么的,明明是往下,給人的感覺卻是往上升。但這種感覺只有那么兩三秒種就轉瞬即逝。這短暫的時間一過,就到井底了。

    井底大巷是寬敞的,長長的鐵軌順著一排耀眼的燈光向遠處延伸。給在部隊修建的戰備儲備庫巷道和深挖洞、廣積糧時期的防空洞差不了多少。接下來就拖電纜,就分任務,一人十米。

    電纜是不能割斷來拖的。一盤電纜少則幾百米,多則上千米。隨著軌道上盤電纜的轱轆轉動,就得十米一個人地跟上,就得把沉甸甸的電纜扛上肩頭。

    俗話說,好手難提四兩。開始大家還有說有笑的,沒過多久,說話聲就逐漸消失了。只聽到腳下不規則的啪嗒聲此起彼伏,喘息聲也由小變大起來。進入平巷后,世界變得黑咕隆咚,深不見底,唯有那無數的礦燈光柱上下左右地閃爍晃悠。腳下也更加坑坑洼洼,凹凸不平。隨著前面力量的牽引,后面的人就得手扶電纜,不由自主且沒有定準一個勁地往前跨,不管腳下是坑洼還是煤渣了。行進中,突然有人在黑幕中一聲吆喝:開始拐彎了,注意換肩喲!

    話音剛落,前面不遠處就傳出嘩啦一聲,似乎有人絆倒了。緊接著,我也隨之如壁虎似的被甩在了巷壁上。電纜滑落了,披在身上的工作服被劃出一條大口子,肩頭感到火燒火燎的。幸好有人及時拽住,我踉蹌了幾下才沒能摔下去。

    出井后,那口子的原始布條卻不知什么時候給弄丟了。岳母找塊相近的布條給縫上。雖然顯得不是那么美觀,但是與其當初父輩時的工作服勝過若干倍。因此也倍加珍惜。此后,每當入井,仍然穿上它,戀戀不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春秋工作服

    又是幾年過去了,一次單位分房,搬入新居后的一天忽然想起那件打過補丁且略有些褪色的工作服,翻遍了家里的衣柜也沒能找到,好像丟失了什么珍貴的東西一樣感到有幾分失落。時過境遷,今非昔比。

    如今,井下工人臉上以往總也洗不干凈的煤灰不見了。出得井來,洗澡后在換衣室將衣服一換,給常人沒啥兩樣,精神抖擻,西裝革履,充滿朝氣。他自己不說,沒人知曉是剛出井來。

    眼下,礦上在井口專為井下職工設立了公管室,對入井后的工作服實行集中入洗管理。工人出井后,將衣服一扔就沒事了。就可以相約喝茶、聊天,領著老婆孩子逛街,再也不必擰著一包臟衣服回去勞駕家里人了。跨進公管室,那一排排被洗過的工作服耀眼、整齊,如服裝展覽。雖然有些看上去有點舊了,但卻是干凈、舒坦的。現在你到家屬區轉悠,那些曾經洗刷礦工艱辛歲月的洗衣臺已經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,有的改頭換面,有的成為喝茶聊天的休閑擺設。整個礦區再也沒有僅用一塊澡帕攔腰一圍的白花花情形和“梆梆梆”的槌打聲了。

    如今,當初僅用圍帕遮羞的礦工的兒子,甚或孫子,有些也步上前輩的足跡繼續著先人的業績。然而,令人欣慰的是,時代變了,工作條件改善了。每當轉悠到井口,看到那些新的一代穿著深藍色工作服精神煥發地入井,心里就會萌生出一種新的希望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重庆时时彩后二杀号...

      <li id="hf1nf"><ins id="hf1nf"></ins></li>
    1. <output id="hf1nf"></output>

        <li id="hf1nf"><ins id="hf1nf"></ins></li>
      1. <output id="hf1nf"></output>